纪念新亚欧大陆桥开通20周年 总结报告

纪念新亚欧大陆桥开通20周年
总结报告
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办公室
2010年12月
   
    1990年9月,苏联土西铁路与中国兰新铁路完成接轨,这标志着继号称第一亚欧大陆桥的西伯利亚铁路之后,又一座贯通亚欧大陆的铁路大通道诞生了。自此“新亚欧大陆桥”、“新丝绸之路”的美名迅速远播,社会各界都为了这座大陆桥的诞生而欢欣鼓舞,仿佛都看到了未来欧亚大陆经济一体化又增加了更多可能。2010年12月1日,为了纪念新亚欧大陆桥20年风风雨雨的发展历程,国家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办公室、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工业合作中心、江苏省连云港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了“大陆桥论坛2010年会”。会议由连云港市港口管理局(口岸委)承办,连云港港口集团、连云港徐圩新区管委会、江苏金港湾投资公司协办。除主办、协办单位的代表外,本次会议还特意邀请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同志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隆国强同志等资深专家学者参加,对大陆桥未来的工作提供指导。这次会议回顾了新亚欧大陆桥20年发展历程,并围绕“构建新引擎,服务中西部”这个主题,采取圆桌会议和现场互动的形式听取了有关领导、专家学者的意见和建议,探讨下一步如何加快推进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发展的步伐。现总结报告如下:
一、当今世界需要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通道建设
亚洲与欧洲之间的海运一直存在安全问题,再加上苏伊士运河、直布罗陀海峡和马六甲海峡的拥堵,都凸显出以新亚欧大陆桥为代表的亚欧海陆联运通道优越的安全性。类似陆海联运通道还大大缩短了亚欧之间的运输距离,节约了运输时间。众所周知,亚欧之间的陆运距离仅是海运的一半。近来亚欧铁路还都在提速,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货运线路的运行时速已能达到160公里。陆运时间的缩短不但会提高商品交易的效率,而且会降低资金成本,吸引更多的货源。所以,亚欧海陆联运的发展将打破亚欧间贸易运输的传统格局,改变货物运输的方式和方向;给通道沿线涉及的相关国家和国际海、陆运输业带来利益格局的调整。
自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其影响迅速蔓延至整个世界,演化成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世界各国经济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虽然已经整整4年过去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主要经济体也都为抵抗这次危机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是世界经济至今仍未完全走出低谷。历史经验证明,抵抗经济危机的一个有效办法是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投入。提升新亚欧大陆桥通道能力,乃至在亚洲和欧洲之间铺设更多通道就亟需类似的投入。但是这种涉及多国合作的跨国项目,需要强有力的国际协调机制加以保障。
二、当今中国更需要新亚欧大陆桥
新亚欧大陆桥是中国通向欧洲的陆路战略通道,这条西向通道的重要性早在20世纪初就被中国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提出来过。可惜直到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中国都没真正拥有这样一条通道,在海上通道被封锁之后,国际社会对华援助的人员和物资运输都非常困难,对中国抗日力量形成了极大地牵制。直到1990年新亚欧大陆桥贯通,虽然我们可以说20世纪上半叶的被动局面不会再发生,但实际上,中国与亚欧大陆其它国家之间的通道安全仍然是脆弱的,这主要体现在通道过于单一。我国铁路无论是从内蒙出境还是从新疆出境去往欧洲,最终仍然都要走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所以,21世纪新亚欧大陆桥开发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要将现在这种“单项选择题”变为“多项选择题”,如此才能彻底解决我国在亚欧大陆上的通道安全问题,而未来的“中吉乌铁路”和“中巴铁路”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目前中国正处于历史发展的转型期,具体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国家开始由工业化初期向工业化中期过渡;第二,国家产业结构正在面临全面的调整和升级;第三,国家贸易方式正在发生重要的转变;第四,目前国家“十二五”规划的大思路基本定位,包括拉动内需、发展中西部以及建立 “两纵三横”的城市群战略格局在内的政策措施。这些都给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发展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三、中国的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
中国的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以下简称该协调机制)是2000年由当时的国家外经贸部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区域合作的需要,会同有关部委向国务院申请成立的。该协调机制由国家外经贸部部领导牵头(副部),由有关部委的业务司局组成,属非常设机构,多年来为部委与国外同行之间、部委之间、部委与地方政府之间、政府部门与企业和学界之间的相互沟通做了很多实际工作。但是该协调机制不具备行政职能,缺少政府经费支持,机制组织活动甚至依赖联合国项目的资助。这样的现状无法满足协调、推动新亚欧大陆桥发展的国内国际需要,需要尽快得到改善。
四、工作思路
结合上述背景情况,我们考虑从以下方面开展工作:
1、请国家商务部敦促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尽快落实第三期丝绸之路区域合作项目,除恢复和提升原项目成员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外,进一步拓展和其它丝绸之路相关国家的合作关系,比如东面的日本、韩国,西南面的巴基斯坦、阿富汗,以及西亚国家等等,以此丰富我国通道安全的可选择性,间接达到服务于我国家利益的目的。如此,中国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也能够继续发挥作用。
2、请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国家级智库组建“新亚欧大陆桥区域发展专家委员会”,并通过联合国的渠道,号召其它大陆桥沿线国家也相应成立类似的高水平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将在原来政府的协调机制之外形成相对独立的协作机制,负责共同研究新亚欧大陆桥沿线经济发展的前瞻性问题,为政府间的协调机制提供决策建议和咨询。
3、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办公室将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相关国家、相关国际机构共同探讨建立“新亚欧大陆桥区域开发基金”的可行性。
4、建议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成员单位整合资源,重点扶持江苏连云港港和新疆伊犁州霍尔果斯口岸的合作互动,重点投入项目和资金,突出连云港徐圩新区的东中西互动示范基地作用和霍尔果斯中哈中心的跨境合作示范作用。例如,徐圩新区拥有近300平方公里的开发面积,应积极邀请日、韩和中亚前来开发具有各自特色的地块,加快大陆桥桥头堡的开发开放步伐,为实现“自由港区”创造条件。
5、在连云港市组织召开“新亚欧大陆桥国际物流博览会”,并争取将其打造成国际一流的专业博览会。
6、为了切实做好新亚欧大陆桥的宣传工作,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办公室决定与有关方面合作,自2011年起创造属于新亚欧大陆桥协调机制自己的刊物,命名为《新亚欧大陆桥》,此刊物初期将仅限内部流通,待条件成熟还要考虑增加外文版本和公开发行。
7、鼓励民营企业参与推动新亚欧大陆桥发展,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等机构探讨设立“新丝绸之路发展基金”的可行性,支持优秀的民营企业投资大陆桥沿线。
 
    总之,纵观新亚欧大陆桥20年的发展,取得的进步可以说是巨大的。比如说根据连云港港的统计数据,截止2010年12月,也就是新亚欧大陆桥正式通车运营18年,仅连云港港已经实现大陆桥国际过境集装箱42万标准箱,这与18年前的零数字当然进步是巨大的。不过相比西伯利亚铁路,新亚欧大陆桥的集装箱年运量仍不及其一半。这仅仅是看集装箱过境运输,如果再看沿桥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大陆桥沿线现在的面貌完全不能体现其巨大的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不过我们相信,只要政府重视,国际社会支持,企业积极参与,新亚欧大陆桥这条龙就一定可以舞起来,其经济发展的前景是不可估量的。
附件:
新亚欧欧大陆桥20年发展历程
 
新亚欧大陆桥贯通于1990年9月12日,而直到2年后的1992年12月1日,新亚欧大陆桥上第一列国际集装箱列车“东方1080”专列满载着50个标准集装箱从连云港出发前往莫斯科,标志着新亚欧大陆桥跨境运输的正式开始。之所以贯通与通车相差2年多时间,主要原因是1991年底苏联解体和哈萨克斯坦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相继宣布独立,原中苏关系不复存在,换之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多个独立国家的外交关系。这一变化决定了开展新亚欧大陆桥跨境运输业务相比西伯利亚大陆桥要复杂得多,而这种“复杂”也确实是伴随新亚欧大陆桥成长至今。
1994年4月18日至29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同志访问了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在开通新亚欧大陆桥、建设现代丝绸之路方面达成许多共识。10月26日至28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七国铁道运输部长会议在京举行,形成了《关于发展国际铁路客货运输问题的会议纪要》,为大陆桥运输铺平了道路。
1995年,亚欧通信光缆中国段铺设完工。同年9月11日,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利用连云港装卸和运输哈萨克斯坦过境货物的协定》。
    1996年3月,首届亚欧会议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时任中国总理李鹏在会上提出开发利用新亚欧大陆桥,建设现代丝绸之路的倡议;韩国总统金泳三也提出了亚欧大铁路计划,得到了有关国家首脑的赞同。5月,伊朗—土库曼斯坦铁路接轨,标志着新亚欧大陆桥西端南线全线贯通。
    同年5月7-9日,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和欧盟等国际组织支持下,在北京隆重召开了“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发展国际研讨会”。中国国务委员宋健同志主持了研讨会。欧盟副主席布里坦先生出席研讨会并致辞。前国家计委副主任、时任中国政协常委的芮杏文同志发表了题为《开创陆桥经济新时代,建设人类新文明》的鼓舞人心的演讲。回顾新亚欧大陆桥走过的20年,96年这次研讨会具有里程碑意义。首先,当时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筹办这次研讨会的根本目的是推动亚欧经济一体化,而发展新亚欧大陆桥是有关推动工作的“抓手”;其次,社会各界对开发新亚欧大陆桥的认识从运输通道建设全面提升到了“商桥”“经济带”和“区域可持续发展”这样的层次,从此后,对新亚欧大陆桥发展的探讨与合作也从交通运输拓展到资源开发、沿桥经济带建设、环境保护和反贫困战略等重要议题;第三,在参加这次会议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的发言中,新亚欧大陆桥第一次称为“新丝绸之路”,从此,新丝绸之路为国际社会广泛接受;第四,这次会议正式建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参照大湄公河次区域开发和图们江地区开发的模式,设立项目资助中国西部与中亚国家进行跨国合作。受此影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于2000-2002年和2004-2007年先后执行了两期“丝绸之路区域合作项目”,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是该项目的成员国,而亚洲开发银行从2003年开始筹划,2006年起正式执行的“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计划”一直延续至今。
1997-1998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新亚欧大陆桥发展进入低潮。尽管如此,97年,中国国家科委政策体改司、国家计委国土地区司、国家经贸委经济运行局、外经贸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仍然组成了新亚欧大陆桥研究与开发协调小组,以整合资源加强对新亚欧大陆桥开发的研究工作。98年11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同志访日期间,与日本首相小渊惠三就中日合作开发新亚欧大陆桥沿线问题达成意向,并将其写入中日联合新闻公报。此举旨在为亚洲邻国之间寻求新的合作平台。
1999年,4月14日至15日,受日本政府派遣,由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组成“新亚欧大陆桥构想考察团”在团长酒井利文带领下,在京与中国国家计委、科技部、外经贸部、经贸委等四部委官员座谈。8月25日,中、吉、俄、哈、塔五国元首第四次会晤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举行。江泽民主席提出推进地区经济合作与发展,推动复兴古老的“丝绸之路”。是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援助中国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能力建设项目”开始正式执行。
2000年1月31日至2月1日,根据中日政府间签署的有关新亚欧大陆桥项目开发谅解备忘录,由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与日本全球基础设施研究财团共同举办的大陆桥(新丝绸之路)东京经济论坛在日本东京举行。6月11日至13日由哈萨克斯坦交通部、哈萨克斯坦铁路总公司倡议和组织的泛亚铁路北部通道过境运输发展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召开。6月14日至1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市又举行了欧亚过境运输国际会议,30个欧亚国家的200名代表出席了会议。6月12日至16日,新亚欧大陆桥与中西部开发战略研讨暨招商洽谈会在连云港市召开。7月20日至21日,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科技部政策体改司、国家经贸委经济运行局、国家计委地区经济司、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办,秦皇岛市政府承办的“新亚欧大陆桥东西部合作与发展战略研讨会”在秦皇岛市召开。9月11日,时任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同志访问欧洲五国,在拉脱维亚与该国总理贝尔津什就欧亚大陆桥的合作进行了会谈,探讨进一步有效利用新“丝绸之路”的可能性。9月13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国别项目“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开发的能力建设”2000年三方审议会议在联合国驻华代表处召开。10月21日,铁道部决定陇海、兰新线进行第三次大提速。此次提速是新亚欧大陆桥历史上提速辐度最大、范围最广的一次。乌鲁木齐进京、进沪列车运行时间分别压缩为48小时和50小时,各次客货列车运行时间都大大缩短。12月14日,由外经贸部牵头,外交部、科技部、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财政部等部委的关于成立新亚欧国际协调机制的报告获国务院批复。
2001年3月6日,西安至连云港铁路海洋联运线开通。4月25日至26日,“2001年欧亚过境哈萨克斯坦运输国际会议”在阿拉木图市召开。8月1日,中国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在京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首任组长、时任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同志主持了会议,协调机制13个成员部委的业务司局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10月10日至11日由外经贸部、信息产业部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西安市人民政府承办的“2001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合作国际研讨会”在西安隆重召开,时任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同志出席了研讨会。  
2002年10月21日至22日,由外经贸部、铁道部、江苏省人民政府、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的“2002年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合作国际研讨会”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召开,时任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同志,时任铁道部副部长刘志军同志出席了研讨会。
2003年3月9日,参加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陆桥沿线7个城市的书记、市长在北京围绕“加强陆桥沿线交流合作,促进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主题进行探讨,达成共识,自此,“新亚欧大陆桥沿桥部分城市领导联谊活动”成为每年两会期间沿桥城市人大代表的一项固定活动。6月21日,南京--曼台--阿姆斯特丹国际货运航线正式开通。这条航线的开通标志着在空中架起了一座欧亚大陆桥。11月2日至4日,中国新亚欧大陆桥协调机制、商务部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郑州联合主办了“2003年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合作国际研讨会”,第二任协调机制组长、时任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同志,时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马和励先生出席了研讨会。
2004年2月9日,连云港首条集装箱远洋主干航线正式开通。这一航线的开通结束了从连云港出口至美国的货物由原先在中国上海或韩国釜山中转的历史,改为从连云港直达美国西部基本港,缩短了货物运输时间,降低运输成本,改善了连云港港口航线布局。这是连云港港向集装箱枢纽港迈出的坚实一步。4月28日,“2004年中国(连云港)新亚欧大陆桥国际旅游用品博览会”胜利召开。5月17日,我国铁道部和哈萨克斯坦运输和通信部在北京正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运输和通信部铁路运输合作协定》。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出席了签字仪式。8月26日-27日,由中国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商务部、铁道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主办,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等承办的“2004年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合作国际研讨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会议发表了《2004年新亚欧大陆桥区域经济合作国际研讨会乌鲁木齐宣言》和《建立新亚欧大陆桥旅游业可持续发展路线图的框架计划宣言》。
2005年8月10日至12日,陇海兰新经济促进会秘书处主任办公会议在青海西宁召开。来自陇海兰新沿线30多个城市、铁路部门的秘书处主任与代表50余人参加了会议。陇海兰新经济促进会成立19年来,一直为新亚欧大陆桥国内段的经济振兴与发展不懈努力,对大陆桥区域经济合作与繁荣作出巨大贡献。9月27日-28日,由国家旅游局、江苏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江苏省旅游局、连云港市人民政府、陇海兰新经济促进会共同承办的首届新亚欧大陆桥国际旅游文化节在连云港市举办....
 
待续